您的位置:首頁 > 財經頻道 > 財經要聞 >

萬豪旗下北京萬怡酒店撤牌 行業逐漸步入洗牌期

來源: 中國網財經 時間: 2020-06-12 09:44:13

疫情讓酒店業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。5月31日,全球最大酒店集團萬豪旗下在北京唯一一家萬怡酒店——北京人濟萬怡酒店正式摘牌并關店,而這也折射出整個行業的經營困境。事實上,近期,多家高星級酒店接連撤牌,對此,業內人士指出,由于酒店營業收入銳減,業主方也不得不縮減支出成本,提前終止管理合同。接下來,酒店撤牌的情況可能會越來越多,行業也開始進入洗牌期。

萬怡酒店撤牌

疫情下,北京人濟萬怡酒店摘牌了。據北京人濟萬怡酒店方面公告顯示,萬怡品牌摘牌后,酒店將歸還于業主方北京人濟置業發展有限公司,酒店關閉后,北京仍有19家萬豪旗下其他品牌可以繼續接待服務。該酒店工作人員還透露,酒店從疫情期間閉店后,就一直未能重新營業,目前酒店已經沒有客人了。

對于北京人濟萬怡酒店摘牌并關閉的原因,雖然萬豪酒店集團方面表示,該酒店業主從去年開始就有了改變酒店物業的考慮,遂決定與萬豪終止管理合同,不過亦有酒店工作人員透露,該酒店的關閉與疫情不無關系。

據了解,北京人濟萬怡酒店是萬豪酒店集團在北京唯一一家的一家萬怡酒店,該酒店位于望京高科技園,是一家四星級商務酒店。酒店從2008年開始營業,至今已營業12年,共有超過250間客房。

事實上,因為疫情導致酒店經營面臨困境的不僅僅是萬怡酒店,如今,萬豪旗下諸多酒店都面臨現金流吃緊的狀況。今年4月,萬豪就曾發布公告稱,受疫情影響,全球7000多家酒店中約有25%暫時關閉,受此影響,公司一季度營收為46.81億美元,同比降低7%。雖然目前萬豪旗下中國區的酒店絕大多恢復營業,不過業績還遠未恢復。

有酒店高管表示,萬怡酒店的閉店僅僅只是一個開始,今年下半年預計會有更多的酒店摘牌或關店。雖然當前不少酒店已經恢復營業,不過如今很多商務酒店的入住率僅恢復了3-4成,大多數酒店依然現金流吃緊,面臨生存難題。

自救模式開啟

全球最大酒店集團萬豪的處境僅僅是整個酒店行業的一個縮影。除了萬豪,今年一季度,希爾頓、洲際等國際酒店集團均在華暫時關閉上百家數量的酒店,其中在疫情嚴重時,希爾頓酒店集團在大中華區就暫時關閉了約150家酒店,而洲際酒店集團在大中華區則暫時關閉了約170多家酒店。

此外,一些酒店為了節省開支,還宣布高管降薪,員工無薪休假,并進行相應的裁員。一家酒店集團相關負責人透露,由于今年2、3月份鮮有生意,其所在酒店集團高層降薪30%,中層干部降薪20%,而普通員工也降薪10%。一些非一線部門還采取隔天上班的制度,以壓縮酒店經營成本。由此可見,這些國際酒店集團的國內業務均遭受了到巨大沖擊。

為了擺脫經營困境,各家酒店不得不開啟自救模式。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,在一些恢復營業的國際酒店中,餐飲送外賣、客房低價促銷、充值返現等方式已經成為常態,這些舉措都意味著,如何緩解現金流不足已經成為酒店們亟待解決的問題。位于北京王府井的王府半島酒店就推出了一系列促銷優惠活動,其中原價3000元左右的客房及附加產品的套餐折扣后僅售賣2100多元,原價1982元的房間優惠后單晚價格大約為1322元。此外,北京樂多港萬豪酒店還借助“六一”大搞親子促銷,促銷項目不僅僅是親子客房,還包含溫泉游樂。

除了低價促銷客房外,酒店餐飲部門也是“拼盡全力”招攬生意。位于北京東三環的瑰麗酒店還“玩起了”餐飲團購,酒店人均價格350元的赤火鍋餐廳就推出了188元/人的周末團購活動。此外,像北京永泰福朋喜來登酒店、北京富力萬麗酒店等還在餓了么平臺上線,招攬外賣生意。

華美酒店顧問機構高級經濟師趙煥焱認為,豪華酒店低價出售客房,又接連送餐飲外賣,這么做無外乎就是爭取更多的現金流,以求自保。在未來一段時間里,沒有恢復元氣的酒店業依然只能是想辦法“開源節流”。

行業洗牌提速

在各種自救方式輪番上演的同時,酒店業也將迎來洗牌期。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,近日,上海將有至少四家高星級酒店集體撤牌,包括巴黎春天新世界、浦東四季等地標性酒店。

趙煥焱認為,疫情為行業變動提供了一個時間窗口契機,國內出現高星酒店集體換牌,部分與業主變更有關。“外賣也好,促銷也罷,其背后主要還是酒店需要現金流來維持運營,如果維持不住了,酒店業主肯定要進行閉店或轉讓物業以此來止損。”業內人士認為表示。

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科學學院院長谷慧敏還分析,國際外資酒店的主要客群為跨國公司商務人員,很多住客都是入境客人,但如今國外疫情還在持續,短時間內國際商務活動受到限制,因此這些國際酒店無法接到差旅、會議訂單,營業額一時難以明顯提振。“在此情況下,國內一些酒店業主會考慮國際大酒店品牌的性價比,畢竟要支付國際管理集團相當的管理費,如果客源持續低迷,業主方甚至會考慮收回酒店自己經營或者干脆不做酒店。”一家酒店高管分析表示。

酒店產權網創始人馮少輝則指出,酒店品牌方基本管理費是營業收入的2%,疫情期間營業收入微乎其微,基本管理費可以忽略不計。另一項獎勵管理費是息稅折舊攤銷前利潤的10%,這一收入也基本不可能實現。因此,疫情對靠收管理費的國際酒店集團的影響還將進一步持續。根據萬豪國際近日發布的預計顯示,其業務恢復至疫情前水平需到2021年后。由此看來,酒店業的危機還在持續,眼下,酒店經營者還需要“捂緊錢袋”渡難關。

3d开机试机号今天 幸运28软件下载 吉林麻将背靠背 体育彩票6+1中奖规则 捕鱼达人破解版无限币 贵阳捉鸡麻将高手经 香港马黄大仙资料 江苏体彩7位数历史号码 双色球下期必出号码 大众麻将玩法怎么胡 重庆幸运农场网